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二纵 >

他是《亮剑》丁伟原型战场抗命竟指挥打仗后成开国少将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二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6年8月,以师机关一部成立西满军区,司令员黄克诚,政治委员李富春。9月,师主力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刘震为司令员,吴法宪为政委。第8旅改编为第4师;第10旅改编为第5师;独立旅改编为第6师,全纵队约3万余人。第7旅改编为第16师编入第6纵队。在之后的两年里,2纵从初期的三万人壮大到了七万人,可以说是兵强马壮。

  2纵是黑土地上最善于打大仗、硬仗、恶仗的部队之一,尤其5师。据第4野战军司令部1950年编写的《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记载,第2纵队5师是东北解放军12个纵队36个师中表现和成绩最突出的。师长钟伟更是爱将。1948年初,他被由5师师长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在整个四野系统中,钟伟是唯一的一个从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员的。抗战时期,钟伟就担任新四军第3师第10旅28团团长。电视剧《亮剑》中丁伟人物原型即为钟伟,剧中李云龙的一些故事也是以钟伟为原型。比如,“挖沟”战法(通过土工作业,接近敌方阵地,减少攻击部队伤亡)就是钟伟最先发明的。

  钟伟的成名之战是“靠山屯”战斗。1947年3月初,部队三渡松花江。8日,5师师长钟伟接到“东总”命令:根据敌71军向靠山屯收缩之际,命2纵5师截击回撤的敌71军87师。当日2纵5师进至三盛永附近,发觉87师逃向农安,遂向靠山屯方向侦察。当晚,2纵5师根据“东总”东进电令,进至靠山屯西南,准备继续东进。

  3月9日,钟伟听见西南姜家屯和王奎店方向乱哄哄的。经过侦察,发现是敌军88师262团两个营在此。在前面的几次渡江作战中,钟伟带着5师没有揽到大仗打,不是破坏铁路,就是配合兄弟部队牵制敌人。路没少跑,苦没少吃,却没消灭多少敌人。三下江南,5师的任务又是配合别人作战,去牵制敌人,钟伟多少有些恼火,此时一听说有敌人可打,钟伟来了精神,立即做出判断:敌人处于运动之中,立足未稳,可以打。然而对于打不打,钟伟和政委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政委认为:东进是全局,上级的命令是铁的纪律,不能贪图眼前利益,动摇总部决心,即使这仗打胜了,5师也是错的。钟伟坚决主张打,他认为:违抗上级命令是不对,但贻误了战机而影响全局就更不对。意见相持不下,战机眼看就要错过,钟伟下了决心:“就这么定了,留在这里打,打错了,砍头掉脑袋我担着,打!”

  钟伟的性格刚烈,虎劲上来天不怕地不怕,从3月10日凌晨5点到下午2点,钟伟连着接到了三个即时东进的电报,他不为所动,因为看见了战局的转变,他围住了88师一个团,而敌87师正在赶过来增援。钟伟一面组织部队攻击、打援,一面把战场变化的情况报告,特别强调围住靠山屯的敌人达到了调动敌人的目的,那意思很明白:大量歼敌的好时机来了,我就在靠山屯这里打,你赶快调动其他部队配合我吧!一向执着的终于被钟伟的坚持所动。这一仗打了个本末倒置,把1纵和2纵都调过来,把都指挥了。钟伟也因此名声大振。这一战例,与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攻打县城,调动了晋西北各方混战,大破日军的故事如出一辙。

  此战,5师全歼了88师的一个整团,又反过身来拖住前来增援的87师,再率一、六纵西进一举在郭家屯全歼国军87师,取得了三下江南的全胜。后来说:“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在的拍板下,“东总”通令全军嘉奖2纵5师。电称:“我5师当敌88师从靠山屯撤退时,该师立即自动投入战斗,当日在靠山屯以南将敌歼灭一部,回头复将靠山屯敌5个连单独歼灭。这种作战的积极性与机动性,都值得称赞与发扬。

  东北战场是东野各纵队能力与实力的大比拼,打胜仗就是硬指标。由于2纵的战绩,该部成为喜爱的部队,总是被放在最关键的位置上。辽沈战役打锦州的时候,1纵是总预备队,由2纵和3纵攻坚。当时拿着望远镜,看着战士们往前冲,2纵的战士们前赴后继,死伤非常大,久经战阵的为之动容,望远镜都掉了,连说了三句:“好部队??”

  2纵不但打仗凶,抢物资一样凶。关于抢物资,2纵5师的钟伟是一把好手。据广州军区原副参谋长、钟伟的老战友刘如言回忆:每遇攻城,胜券在握。钟伟将军兴之所至,临池挥毫,均为“XX部缴获”封条,并命下发至士兵。敌城陷后,凡有枪械、弹药、粮食、物资之处,皆有“XX部缴获”封条。友邻部队不服,状告东野总部,钟伟将军振振有词:“有封条为证!”有一次条子还贴上了东野总部的两辆过路弹药车,双方争执中,钟伟来了,“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八路,都打”,凭这一句线师的人就把车给卸了。

  尤其是打沈阳,2纵发了一笔“洋财”。辽沈战役中,2纵是打锦州主力,仗打得太艰苦,就没赶上打廖耀湘兵团。正因为如此,兄弟部队歼灭了廖耀湘之后,2纵成了距离沈阳最近主力,就直接命令2纵攻打沈阳。当时,卫立煌已经跑了,2纵未经大的战斗就进了沈阳。沈阳是在东北的后勤补给基地,储备有大量的战略物资。这些“洋财”基本都被2纵划拉走了。政委吴法宪坐着小吉普,到处巡视,口口声声说“要给兄弟部队留一点”。可2纵七万多人,全都换了美式装备,一身的皮靴皮帽,人人发睡袋,是“上顿吃烙饼,下顿吃饺子”。

  2纵抢物资有点过分了,刘震和吴法宪也知道这件事迟早会被追究的,于是在1949年1月,2纵内部开会,专门就此事商讨对策。会上,纵队领导一致认为,早认错早好。不久,东总在九王庙开会,强调部队纪律。吴法宪就把沈阳抢仓库的事抖了出来,并做了自我批评。其他纵队司令员政委们全炸了锅,羡慕的有,嫉妒的有,大家都说:“你这个吴胖子,怎么能这样啊?”在会上什么也没说,事后给了吴法宪一个处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erzong/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