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二纵 >

中越南沙海战幕后机密 中国打胜仗是大错?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二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国海军舰艇编队在赤瓜礁海域进行了一场南沙海战。那场海战给人们留下了层层迷雾:引发海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具体过程怎么样?国内外媒体为何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嘉奖令为何迟到半个月?中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将军的命运又如何?

  我偶然看到了曾任新华社海军分社副社长的陆其明同志撰写的中篇报告文学《大海将星》,此文第一次公开了1988年南沙海战中和海战后许多一直不为人知的事情。说实话,看完后我很无语

  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国海军舰艇编队在赤瓜礁海域进行了一场南沙海战。那场海战给人们留下了层层迷雾:引发海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具体过程怎么样?国内外媒体为何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嘉奖令为何迟到半个月?中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将军的命运又如何?等等。这一切,随着时光流逝,迷雾逐渐敬开,终于露 出了事实的真 相。

  一天,海军榆林基 地司令部参谋长陈伟文接到了出席广州 军 区四 级参谋长会 议的通知。临行前,基 地司令员杨玉书嘱咐陈伟文:开完会就在广州休假。而陈伟文表示,形势多变,到时根据情况再说吧。杨司令员认真地说,不要 “再说”了。陈伟文还想说什么,杨司令员又强调了两点:一、基 地军以上干 部的休假时间是经过党 委讨论的,正常情况下不要变,变了会影响其他人休假:二、己到年底了,现在不休,过了时间可能就会“吹”,这对长期分居两地的妻子是会有意见的。陈伟文摇摇头又想说什么,杨司令员打了一个手势说:“就这么办,要是有情况,我会叫你回来的。”

  陈伟文到了广州,先是回家向妻子梁悦融及两个孩子“报到”,第二天一早就去广州 军 区开 会。这是一年一度的四 级(军 区、军、师、团)参谋长参加的会 议。会 议按部就班进行着,照例是传达中 央军委及各总 部的指示,讨论军 区1988年度司令部工作的规划。根据这个情况,陈伟文最后才决定开完会就休假。于是,他连夜整理会 议笔记,向随来开 会的处 长交待了回去后如何贯彻会 议的精神。可是,军 区司令部情报部部 长在会 议最后的“情况通报”,一下子就改变了陈伟文的休假计划。

  情报部部 长通报说:有新的迹象表明,越南海军将会破 坏我正在建设的74号海洋观测站。部 长没有具体说明有哪些“新迹象”,也没有说明越南海军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进行破 坏。但是,就是这样一则简短的“情况通报”,却引起了陈伟文的高度警觉和深刻思考。

  这里所说的建设74号海洋观测站,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总 部决定的。1987年2月,来自世界100多个国 家和地区的代表,出席了在法 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总 部第十四届海洋委 员会年会。2月21日,与会代表一致通过《全球平面联测计划》。《联测计划》要求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统 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并决定由各国负责建设本国境内的海洋观测站,将来所得观测资源,由各国共享。《联测计划》明确要求中国建立5个海洋观测站,其中中国大 陆沿海建3个,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各建一个。建于南沙群岛的海洋观测站编号为“74”。海洋委 员会设在西太平洋的机 构,又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检 举行了第五次会 议,再次就在我 国南沙群岛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进行协商。南沙群岛本来就是中国领土,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决定由中国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是符合国际法的,是件很正常的事,因此得到与会国代表的一致通过,就连越南代表在表决时也投了赞成票。

  为了确保南沙建站工程的顺利进行,国 务 院和中 央军委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海军。于是,在1987年5月和10月,海军会同国 家海洋局两次派舰船到南沙群岛勘 察选点。同年11月,74号站定点在永暑礁;与此同时,我控 制了永暑礁以南40海里的华阳礁。

  永暑礁位于南沙群岛中部西南,底下是一块月牙形的礁盘,长约26公里,宽约7公里,涨潮时露 出海面的一块最大礁石,只有桌子般大,整个礁盘被海水浅浅地覆盖着。潮落时露 出一丛丛林立礁石,远远望去,海面犹如一层无根的塔林,干岩竞秀,分外妖 娆。

  永暑礁74号海洋观测站于1987年12月完成设计,1988年2月开始施工。执行施工任务的是登陆舰929编队,计有舰船10艘,工程人员400余名。可是,就在我选点、设计和开工期间,越南当 局突然反悔,撤换了在海洋委 员会上投赞成票的代表,指示它的外 交 部发表声 明,“要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进行干预”。

  从此,中越两国在南沙群岛的归属问题上,本来就存在的“争议”进一步激化。越南当 局多次派舰船抵达我永暑礁周围侦察和骚扰,并企图派人登礁与我对抗。其行为遭到失败后,遂调兵遣将肆无忌惮地侵占了我南沙群岛的一些岛礁。从1988年1月15日至2月19日,越南军 队连续侵占了我南沙群岛中的西礁、无弋礁、日积礁、大现礁、东礁等5个岛礁。至此,越南侵占我南沙群岛中的岛礁增 加到20个。

  特别是2月17日争夺我华阳礁主 权碑的事 件更暴 露了越南当 局的侵略野心是多么的大!那天晚上,我147号拖船载着施工队在华阳礁附近抛锚,准备第二天登礁施工。这时,越南的1艘扫雷舰和1艘运输船突然驶来,并放下小艇,妄图抢占我华阳礁制高点上的中国主 权碑。我施工队队长林书明见状,带着5名战士立即跳上小艇。中越两支小分队展开了“百米赛跑”,我队终于率先登上华阳礁,护卫着制高点上的主 权碑和国 旗,后面的越军只好在浅滩上插上他们的国 旗。两军相对勇者胜。

  我小分队又逼向浅滩,驱赶越军。越军小分队见我来势凶猛,被 迫撤走。从此,针对越南的挑衅行径,我榆林基 地奉命组 织舰艇编队,前往南沙群岛水暑礁及其周围海域,保卫施工部 队施工,保卫附近海域及其岛礁不受侵犯。越南虽屡遭失败,但并不就此罢休。果然,现在又有前来捣乱的新迹象”

  作为地处南海最前哨的海军榆林基 地参谋长陈伟文,对于这个“新迹象”当然不能不引起高度的警觉和深刻的思考。于是会 议一结束,他就回家向妻子和孩子告别,登上了去海南岛的飞机。

  陈伟文赶回基 地,发现副参谋长王世思率领编队刚从南沙执勤返航,舰艇正在检修,准备再次去南沙执行任务。陈伟文立即找到杨玉书司令员,请求说:下次去南沙执勤,由我率编队去吧。”杨司令员当即不同意,说下次去南沙的编队指挥员已经定了,将由一位副司令员带队。陈伟文急了,进一步申述说:“正常情况下,司令员在家指挥全盘,两位副司令员,都各管着一摊工作,难以分 身;司令部有正副参谋长,副参谋长刚从南沙回来,该休整一下,因此下次去南沙,我带队比较合适。”杨司令员没有正面问答,问了一句:“你是去年(1987 年)8月从海军广州舰艇学院调来的吧!”陈伟文点头说“是”。杨司令员这才说道:“你调来基 地不久,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熟悉情况。”

  从杨司令员的口气里,陈伟文明白了:杨司令员所以不同意自己带队去南沙群岛执勤,是由于自己“调来基 地不久,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熟悉情况”。陈伟文心中顿时激起一股冲动,竟然自我介绍起来。他说:“我曾在基 地及西沙群岛工作过2 0年。对部 队,特别是对舰艇部 队的情况比较熟悉,离开这几年,部 队情况是有些变化,但是很快就可以熟悉的。我是航海长、航海业 务长出身,也当过舰长,对南沙海域是比较熟悉的,航行安全有保 障:另外,副参谋长在家主持工作,我也走得开。”说到最后,陈伟文突然又冒了一句:“我参加过4次海战,同越南人交过两次手,比较了解他们。由我带队去南沙执勤,最合适!”

  这句话刚出口,陈伟文马上就后悔:从不在人面前提及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在杨司令员面前说出口呢!

  杨司令员却不这么看,认为这是陈伟文“求战心切”,可以理解。从这句话里,杨司令员还感到自己太不了解参谋长了,这样下去怎么能做到“知人善任”呢!

  杨司令员只是经过简单了解,就掌握了陈伟文的基本情况:不仅所说全是事实,而且为有这样的参谋长感到高兴

  陈伟文于抗日战争爆发那年——1937年4月3日出生在广 东省台山市都伏镇白石乡塘边村的一个贫苦农 民家庭。童年时养过猪,放过牛,逃过荒,吃过野菜,生活苫不堪言,民 族仇 恨刻骨铭心,是共 产党解 放了他,又是人 民培养了他。他以优异成绩获得的助学金读完中学,1956年考上武汉大学,后因国防需要投身海军,转至海军大连舰艇学院航海系学习,1961年毕业,自愿来到南海前哨——海军榆林基 地。历任航海长、副舰长、舰长、航海业 务长、大队副参谋长、西沙群岛水警区航保训练科长。

  在榆林基 地的2 0年里,陈伟文参加过4次海战,在每次战斗中部有出色的表现。

  1962年11月19日,陈伟文参加了上川岛以东海域击沉国 民党“协进8号”特 务船的战斗。这天,“协进8号”载着国 民党一个分队的武 装特 务,由台 湾高 雄出发,企图在台山县铜鼓岭登陆袭 击。南海舰队参谋长高希曾率领一支编队,采取“全面防范、重点设防”的策略,在8级大风浪中追捕达19个小时之久,最后击沉了“协进8号”,俘获敌上校朱文杰以下26人。战斗中,上艇才一年的陈伟文是指挥艇——“扬州”号猎潜艇的航海长。他以高昂的斗志,熟练的技术,克服了黑夜和大风等恶劣气象给航行带来的种种困难,使指挥艇准确抵达战区,首先发现目标,协助指挥员指挥绵队迅速接敌,进行围歼,受到了广州 军 区集体通令嘉奖。

  196 4年7月12日,陈伟文又参加了榆林以东海域击沉国 民党“大金1号”和“大金2号”特 务运输船的战斗。这两艘蒋军特 务船,运载着数十名武 装特 务,企图登陆袭 击。两船伪装外国渔船,由台 湾高 雄起航后,行动诡密;利 用南越岘港为中转基 地,实施远程奔袭;附近先后还有美国“星座”号、“提康德罗加”号两支航空母舰编队为它们助威和撑腰。面对美国干扰,基 地副司令员田松把编队分成三个战术群,一举击沉2艘特 务船,俘获敌上尉副指挥官余美光等60人,击毙敌少校指挥官何寇棠以下40人。战斗中,陈伟文仍是当时“扬州”号的航海长。由于有两交美国航母编队的威胁,战斗必须速战速决。速战速决的前提是及时发现目标和接敌航向正确。由于“扬州”号导航正确,又首先发现了目标,指挥迅速展开兵力,在美国航母群向我靠拢时,我编队己把2艘敌船击沉。这次战斗,“扬州”号荣立集体二等功。年终,陈伟文也因海战与平时工作出色荣立了二等功并晋升为副艇长。他领 导的航海部门同时荣立集体三等功。

  1974年1月19日和20日,陈伟文参加了西沙海战。这次海战,共击沉南越海军炮舰10号舰(怒涛号)1艘,击伤驱逐舰4号舰(陈庆余号)、5号舰(陈平重号)和16号舰(李常杰号)3艘。毙伤敌百余人。海战打响后,舰队根据军 区的指示决定紧急派陆军一个营前去收复己被南越军 队占领的珊瑚、甘泉和金银三岛。担任运送的8艘护卫艇过去从没有去过这三岛,航道上情况又很复杂,能否及时把一个营的兵力送到,成了能否收复这三岛的关键。基 地决定把时任护卫艇大队副参谋长的陈伟文调去担任导航。陈伟文不负众望,同大队业 务长张天诚一起,齐心协力,及时准确地把陆军送到登陆地段,一举收复这三岛。此次西沙自卫反击战,受到国 务 院、中 央军委通令嘉奖,陈伟文也受到了基 地表扬。

  1979年4月10日,陈伟文指挥了在中建岛海面捕获越南3艘军用武 装船的战斗。这是陈伟文第四次参加海战。春节过后,时任西沙群岛水警区航保训练科科长的陈伟文,奉命前往中建岛守备队检 查战备训练工作。岛上除海军守备队外,还有陆军的一个高炮营、海军的1个挖泥船中队、9521登陆艇和广州海运局的一艘 “红旗”086号运输船。

  由于形势紧张,水警区根据广州 军 区和南海舰队的指示,在中建岛成 立了一个临时指挥所,任命陈伟文为指挥员兼党 委书 记,统管驻岛陆、海军部 队和地方船只的战备工作。10日凌晨7时许,越南3艘武 装船突然向我中建岛袭 击。陈伟文迅速判明了情况。没有战斗舰艇,他就把所有施工用的运输船、挖泥船和登陆艇编成两个编队,组 织追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追击,越南3艘武 装船全被 捕获,并俘获24名越南军人。这次战斗,陈伟文荣立二等功,并获得提前晋级的奖励。

  杨司令员还了解到,陈伟文不但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有扎实的理论基础。1980年,他被调到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历任教员、教研室副主 任、训练部副部 长。在学院的7年里,陈伟文结合教学,读了中外许多军事名着,研究了中外许多着名海战战例,还结合多年来南海军事斗 争形势以及自己的实战经验,针对外国入侵的几种可能,设想了多种自卫反击的方案。

  这样既有实战经验又有理论基础的参谋长,应该放到关键的岗位上去!杨司令员想,现在越南正虎视耽既,妄想继续抢占我南沙群岛岛礁,破 坏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设,必须挑选一位优秀的军事干 部担任编队指挥员。杨司令员毅然向基 地党 委提出由陈伟文担任指挥员的建议。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erzong/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