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乏敌国力 >

春秋末期以一己之力让一个差点死的国家多活了 100 年这人是谁啊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乏敌国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墨子,鲁国人,但一心追求实现 大同世界 。他主张 天 鬼 是宇宙的本源与主宰,且 天 有主观好恶, 鬼 也有意志与善恶观,并对人世进行赏善罚恶。虽然墨子所谓 天 鬼 被赋予了主观意识,较之老子、孔子等在相关方面的主张似乎有所倒退,但实际上它们也已非商周旧观念中的 神灵 ,而是社会性的、以百姓理念为本源的万民代言人。墨子说:天下之人都是 天民 ,天下之城都是 天邑 ,因此世人本是同胞,而天下本是天下人之天下。更何况, 天 本大公无私, 鬼 喜爱世人,人人都应自觉此点,兼相爱、交相利,远离攻杀,缔造和谐世界。同时,墨子并非空想家,他对自己的理念有着坚厚的实践,也以此呈现出了他高贵的品格和全方面的能力。《墨子 · 公输》所载 墨子救宋 事件对此有集中体现。

  《墨子 · 公输》载:曾经,楚国在工匠祖师公输班(即 鲁班 )的主持与攻坚下,终于完成了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云梯 工程,且准备动用这项利器,去攻打、吞并宋国。 子墨子闻之,起于鲁,齐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即墨子在鲁国听闻此事后,便准备前往阻止。传说他穿着草鞋,带着一身行囊就动身了。他以连夜兼程地方式疾走了十天十夜,草鞋磨破数双,一路风餐露宿,终于来到了楚国都城郢。

  公输班见到墨子,问: 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墨子说: 北方有侮臣者,愿借子杀之。 即称鲁国有人欺辱墨子,想请公输班帮忙谋害对方。公输班闻言不悦。墨子进而说: 在下愿献黄金十镒!(约二百两) 公输班脸露怒色,说: 我崇尚仁义,从不杀人! 墨子起身,再次拱手道: 请允许在下说一些话。我在鲁国听说先生已完成云梯,准备攻打宋国。宋国何罪之有?楚国地方千里,所缺只是人口,现在却准备屠戮百姓,减少自身的不足,增加有余的事物,不可谓是明智之举。且宋国无罪而攻打它,不可谓是仁道之事。 公输班本欲开口,但墨子紧接着说: 知道国君所行是不仁不义之事,却不抗争,不可谓有忠心。抗争了,却没能成功阻止,不可说是有力量。说推崇仁义而不杀一人,却要去杀众人,不可以被称作懂道理。 公输班一时语塞,叹服墨子所言。于是墨子问: 既然如此,何不停止此事? 公输班推脱说: 我也没办法,之前已跟国君说过,但无效果。 墨子进而让公输班推荐自己见楚王,后者也只得答应。

  入宫见到楚王后,墨子说: 现在有人准备舍弃自家的宝马香车,看中邻家的一辆破板车,舍弃自家的绫罗绸缎,看中邻家的破衣烂衫,舍弃自家的精米良肉,看中邻家的糟糠,时时刻刻想着去偷取它们。您说这是一个什么人? 楚王听后一乐: 这一定是个病人,偷窃成瘾的人!

  墨子进而说: 楚国幅员辽阔达五千余里,宋国之地才五百里,这不正像豪车与破车吗?楚国有云梦江汉,犀牛麋鹿、鼋鼉鱼鳖等奇珍异兽皆为天下第一富藏,而宋国连野鸡野兔都没有,这不正是美食良肉与糟糠的分别吗?楚国拥有连绵不绝的山原森林,松梓樟楠等稀珍木植尽长其中,宋国连稍长一点的木头都没有,这不就是绫罗绸缎与破衣烂衫吗?在下认为楚国攻打宋国就如同此类,必然有害大王的仁义,却一无所得。 楚王听后,颇感尴尬,但很快调整心绪: 说得好啊!不过,公输班已为我造好云梯,必可攻取宋国。

  于是墨子要求与公输班进行沙盘推演。两人就在楚王面前,以腰带为城墙,以木片为器械,模拟攻防战。公输班多次调整攻城机械与方案,墨子悉数阻止其生效。最终公输班的攻城器械已用尽,墨子的守城机关仍有富余。公输曰: 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 子墨子亦曰: 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 即在兵棋推演上败下阵来的公输班说: 我现在已经知道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你了,但我不说。 墨子也说: 我也知道你对付我的方法,我也不说。 楚王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于是问其究竟。墨子说: 公输班的意思不过就是想杀了在下。杀了在下,宋国能没了守城之法,便可被攻克。 此话一出,现场的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当时公输班的心中一定浮现有一丝得意的笑靥,而楚王的脑海里一定有野兽在咆哮,露出狰狞。但墨子笑了,坦然道: 然而,在下的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已带着守城器械,在宋国的城头严阵以待。即使杀了在下,也无济于事。 此言一处,空气一下子恢复了流淌,楚王的身体也松弛了下来,叹服道: 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就这样,一场灭国之战被消散于事发之前。

  事后,墨子开启归程,途经宋国,那天下起了滂沱大雨,想要进城暂做修整。但守门者不准其入内,高声喝道: 楚国军队将要入侵我国,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城。 于是墨子只能在郊外,在大雨中,默默前行。

  楚国一直有吞并宋国的野心,春秋以来两国便多有战争。此次楚国对宋国的 阳谋 ,也只是众多争端中的一次而已。虽然从历史发展来看,墨子的此次解围并没有彻底阻止宋国最终的灭亡——在墨子去世约一百年后,楚国联合了齐、魏等国瓜分了宋国。但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墨子将一场霸权级别的两国之战消弭于无形之中,救生灵于水火,善莫大焉。

  在面对和解读 墨子救宋 一事时,墨子的国籍与身份是十分重要的切入口。虽然历史上关于墨子的国籍也另有宋人、楚人等说法,但就现有的材料来看, 鲁人说 最合乎历史。以下解读也以此为基点展开。当时墨子只是鲁国的一个普通士大夫,甚至在野的士人,依从世俗见解而言,显然与楚宋战争没什么关联。因此我们也可以想见,在墨子准备阻止楚宋之战时,他会面临怎样的世俗目光与舆论压力:相信在不论是在出发前,还是路途上所遇之人对此都会不甚理解。一定会有人说楚国只是攻打宋国,与鲁国何干,更与墨子何干?甚至说楚宋相争,鲁国何不坐收渔人之利?或者告诫说,墨子此去形单影只,一介匹夫怎能见到楚君,且动摇他的野心呢?而一人与一国对抗,徒劳无功也就罢了,只怕会有性命之忧。但墨子都不为所动,毅然决然地开启了自己的遏楚救宋之旅。

  墨子之所以有以一人敌一国、救一国的气魄,从根本而言,在于他以自己的道义——天民天邑,兼爱非攻为信仰。他对道义的担当坚决而果敢,乃至可以赴汤蹈火,死不旋踵。《墨子 · 鲁问》记载:鲁国曾有人信奉墨子,便让自己的孩子去跟随他学习。后来孩子战死了,身为父亲的他前来责怪墨子。而墨子说: 子欲学子之子,今学成矣,战而死,而子愠,是犹欲粜籴,雠则愠也。岂不费哉? 意思是说:您让孩子来学习我的道,现在学成了,为道义战斗而死,您却怨恨我,这不就像一个人要去市场上交易大米,东西买来了却生起气来,岂不荒谬吗?这个故事并非是要说明墨子的 无情 ,而是表明墨子以道义为先,为了实现义,不仅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极端之时也要做好舍生的觉悟。墨子也总是亲力为之,身先士卒,因此历史上墨家弟子也多苦行与慷慨悲歌之士。

  当然,墨子强调的勇担 道义 ,并不是宣扬逞匹夫之勇。此去解救宋国,并非 暴虎冯河,死而无悔 ,而是依托于对整个事件的调查分析与谋划布局。他早已对此行的各种情况了然于心,方才依计而行:他的方案就是借由公输班引出楚王,再一层层撕开两者的虚幌,让他们漏出底牌——终极武器 云梯 ,进而击败它,并展示出自己的万全准备,从而让对方在道义和技术上都无所依靠,最终自动放弃侵略之行。

  首先,作为鲁国的一介匹夫,如何见得楚王呢?我们知道墨子是通过公输班的引荐,但公输班为何一定会见他呢?想来墨子来到公输班府邸前,一定是以 鲁国能工巧匠墨翟来访 之名让门卫通报。原来公输班也是鲁国人,知母国来人,首先就有一份同乡之谊,且来者又是巧匠,对于痴迷工程器械的他而言,又增加了一份知音之情。身在异国,母国知音来访,不能不见。且就公输班与墨子的关系而言,可能两人在鲁国时就已相识。《墨子 · 鲁问》记载: 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以为至巧。子墨子谓公输子曰:‘子之为鹊也,不若匠之为车辖,须臾刘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故所谓巧,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 公输班曾做竹木鹊,悬飞三日,但墨子以 是否有利于人的生活 为标准,指这是无用的拙劣之物,并非巧便之器。历史上虽然没有明确记载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但也存在发于公输班尚在鲁国之时的可能。也许正是有此保障,墨子才有信心到楚国后不至于投路无门。

  同时,墨子对公输班的品性也有所了解,知道他出身鲁国,多少还是受到一些儒家 仁义 观念的影响。《墨子 · 鲁问》记载公输班后来对墨子说: 吾未得见之时,我欲得宋。自我得见之后,予我宋而不义,我不为。 意思是说在自己尚未得见墨子时,渴望取得宋国。在见过墨子后,听取其谏言,即使有人给他宋国,因其不合道义,也不会再接受。可想而知,公输班也是懂得道义和有羞耻心之人。墨子针对他的这一特点,便采用了相应的游说策略,以不仁不义的买凶杀人一事引出公输班的是非观。同时也知道公输班在自知理亏之下,会将责任推脱给楚王,那么他也就可以顺水推舟,要求面见后者。当引出楚王后,墨子的第一步计划算是达成了。

  见到楚王后,墨子对他的游说也采用了一定的策略。他知道楚王是一个有点 憨傻 气质的人,就首先以 窃疾 的寓言就让楚王自我批判,以此达成其计划的第二步。但墨子也很清楚,仅让楚王明白道义、自知理亏,尚有不足。因为在道义之外,还有 功利 的存在,后者又直接与 技术 优势关联。想来,在墨子申明道义后,楚王等一定也曾对道义和技术的功用进行追问、比较。恰如《墨子 · 鲁问》记载公输班曾对墨子说:楚越之间一直有战争,且多在江河上进行舟战。因为地势原因,楚人只能顺流而进、逆流而退,但退却时就十分困难,而越人则是逆流而进、顺流而退,退却时可以十分迅捷。越人有此优势,于是在舟战中占据主动,常常打败楚国。公输班到楚国后,就制造了 钩强 装置,用 钩 去牵制越船的撤退,用 强 去阻隔越船的进攻,有此技术优势,于是打败了越人。公输班就问墨子: 我舟战有钩强,不知子之义亦有钩强乎? 当时墨子回答说:道义也有钩强,它用 兼爱 钩锁众人,用 恭敬 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此能使世人相亲相爱,而公输班所用舟战 钩强 只是使人相互伤害、相互疏远罢了,因此道义的功用远大于精巧武器的作用。很显然,在楚宋战争方面,楚国已拥有 云梯 这一技术优势,楚王也定会据此进行追问,而墨子也早已做好了回应的准备。在引诱楚王露出底牌——技术优势后,就了展开计划的第三步:要求与公输班进行沙盘推演,以技术攻克技术。

  墨子在用自己的新技术打破楚国的技术优势幻想后,也引来了他此行的最大危机——楚王杀人灭口的可能。于是墨子也交出了自己的底牌,他早已将此计算在内,且做好了万全准备。墨家弟子早已带着防守设备在宋国的城墙上以逸待劳。最终,墨子也因此得以全身而退。以上这些都不得不说是归功于墨子对整个事件的精准预判与万全筹谋。

  当然,救宋事件最令人感动的一幕,则发生在墨子的归途。他筹划出了解救宋国于危难的办法,但没有去设想宋人给他的 回报 。但正如墨子后学对这一结局的回应一样 治于神者,众人不知其功。争于明者,众人知之 (《墨子 · 公输》),而这无疑也是对墨子高贵的品格、超强的智慧与实践能力的至高称颂。

  总之,这就是墨子之行,他的铁肩担负着道义:天下为公, 天民 天邑 皆应兼爱非攻。正如他对公输班所说: 阁下听取了我的谏言(阻止攻打宋国),其实就代表了我已将宋国的人心给予了阁下,而取得了宋国的人心,不就是获得了宋国吗?如果阁下进一步追求实现道义,我此次又是向您给予了整个天下! 他就是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实现天下和谐。他渴望筑造大同世界,且不停留于空言,一直身体力行,身先士卒。在实践中,他拥有强悍无比的坚韧力,且从不盲动,总事先筹谋。更为重要的是他知晓工程技术、甚至科学知识的重要,一直在相关领域孜孜以求。而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他总是劳苦自己,救人于水火,却不宣扬,不居其功,总是默默前行。

  【Z.视频】贵州蓝天救援队发现一名被困人员 遗憾的是被困者已无生命体征

  【Z.视频】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直击震中长宁县:不惊慌不哭泣 震区孩童帐篷内玩耍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diguoli/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