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乏敌国力 >

金玉罗刹—佚名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乏敌国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京师皇城,远离烽火连天的沙场,这里的夜幕显得格外明媚。月亮如皎洁的明镜,将地面的一切抚抹上一层柔和的银光。

  因为这是羌国的公主嫁到入汉室皇宫的庆宴,酒席从皇宫内摆到皇城外,连绵数里,举国欢腾。

  羌公主能歌善舞、千娇百媚,并且丝毫没有汉族女子的矜持腼腆,在宴会上公然给她的夫君──当朝皇帝跳起她擅长的舞蹈,迫不及待地向他表达着自己的情意。

  灵动的舞姿、轻巧的跳跃、还有那充满异国风情的妖娆妩媚,连金碧辉煌的皇宫大殿都相形失色。满朝文武看得入神,赞叹不已。

  在此之前,有一个类似的人也曾经做过跟她一样的事情。什么样的异域风情、倾世妩媚他之前早已见惯,因此对她的态度稍显平淡也正常。

  借故不出席今晚的宴会,是因为怕触景伤情,回想起当日自己进入皇宫的情景吗?

  楼兰国的伊弩王子长着跟汉人迥然不同的面貌。很多西域人都鼻高目深,毛发卷曲,身形高大。可伊弩跟他们又有点不一样。他的身材挺拔修长,却没有见惯的楼兰军人那么粗犷魁伟,异族的白丝外袍披在身上,显得如古画中的神祗一般优雅挺拔。

  更让人惊艳的是,他披洒着直挂腰间的长发是灿烂的金黄色,比天幕的月亮更让人眩目。发帘分开后,露出的是天神一般俊美无俦的脸。几乎如他的外袍一般白皙的肤色,在双颊处绽开两朵红晕,不知是天冷冻的,还是他心潮起伏所致。如月亮般弧度优美的眉毛下,是蓝紫色的晶莹双瞳,与颊边的金发相互辉映。略高的挺直的鼻子下,是紧抿着的粉色薄唇。

  悲伤和焦虑,使这绝世容颜都染上情绪的色彩,可这都无损他的美貌。无论何时观看,伊弩王子都是比月色更使人迷醉的美景。正因如此,大汉皇帝次会不顾众臣反对,一意将他留在身边。

  不仅为了更好地观赏这异国美男子的万般风情,也不仅是为了使盛世皇朝的威名更远播西域,更是以他为人质,使楼兰可汗不敢轻举妄动。

  而同样,伊弩驻扎在汉室,绝对不仅是为了当好这个人质而已,他肩负着千均重担,楼兰国都的兴亡得失可能都在他一念之间。

  不知是伪装得太神似了,还是习惯所然,他孤独守侯皇帝的时候,心底竟然真的衍生起阵阵酸楚的滋味。

  堂堂一国王子,一个本该驰骋沙场的铮铮男儿,为你大汉皇帝卑躬屈膝了,皇帝却将他冷落在一旁,迎娶那个粗放俗艳的羌族女人,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长年侍侯伊弩王子的她们仿佛已经忘记了,其实伊弩才是最不应当站在皇帝身边的人。

  夜幕低垂,苑内的花影稍微颤动,伊弩一回头,即看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的身影。

  西域人不懂矜持守礼,见到思念的人马上就扑到他身边,双手揽住他的腰以便传情达意。“我该不会是在作梦吧?想不到今晚你竟然会来”

  不同于热闹沸腾的宴会,这里静谧得只听到人的呼吸声。只有两人的心跳在唱和,伊弩的眼眶湿润了。他多么希望刘剡是因为舍不下他,才放下羌公主一个人到自己身边来

  虽然深知道这样一来,新婚的羌公主今夜必定独守空宫,可伊弩还是任性提出可要求。

  尽管两者的身份在底下的意义其实完全一样,但表面看来他就是比她更低微,不去争取的话,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拿起一绺金亮的发丝,放到鼻息前一嗅它的幽香,刘剡淡淡地笑着说,“他们可能知道你是金发碧眼,觉得朕爱的就是这些,费尽心思找来了一位差不多的公主。”

  “但他们大概不知道吧,虽然朕对漂亮的西域人充满了好奇,但爱的却不是女人,”抬起他的脸,刘剡轻吻了一下他的唇,“而是男人。”

  “没有,有你在身边,我不敢走神”伸手攀下他的脖子,伊弩眨了眨微湿的眼睛,主动凑上去亲吻他的唇。

  舌尖灵巧地分开两片粉嫩的唇瓣,舔过他湿润的小舌,直达舌根,在他最敏感的地方轻轻捣弄。

  轻喘着,伊弩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身躯,将自己跟刘剡的身体贴得更紧,将这一吻亲得更深入

  这俊美仿若天神的楼兰男子,非常善于利用他的优越条件。而自己却明知道是假象,却仍将之拥抱入怀。

  欲火已经烧起,伊弩红着脸,退去刘剡身上的沉重袍褂,解开他**的扣子。看到他精壮的胸膛,接触到他身体的温度,手指又忍不住都颤起来了。

  剩下的衣物,刘剡已迫不及待自己扯下了。古铜色的昂藏之躯,隐藏着过于强大的力量,如散发着魅香般**着身下男子。

  他在抖颤着。不仅因为肌肤直接触碰到冰凉的空气,更因为一双赤红的眼睛在巡视着他。

  在看到最后的衣布退下,露出他结实修长的大腿,以及腿间诱人的风景时,刘剡只觉下身一绷紧!

  忍不住地,双手在身下人光滑结实的肌肤上漫游,慢慢寻找敏感的地方,热唇缓缓滑过脸颊,直落颈项,在锁骨处轻轻啃咬了一下,然后俯首就往胸前,张嘴将粉色诱人的嫩蕊一把擒获。

  “嗯”肌肤接受着冰凉的舌尖的抚弄,使伊弩全身肌肤都敏感得寒毛竖起。搂住埋在自己胸前的头部,想把他贴得更紧,索要更多的快乐

  “真心急。”轻笑着,刘剡一只手伸到他背后,沿着腰际滑下,渐渐隐没脊背,在丰翘的臀部留驻,揉捏着,感受它的体温和触感。“这个样子,如果我真的冷落了你,数日不光顾这里,你还受得了?”

  “不过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之一,”探手到他腿间挺起的部位,刘剡逗弄道,“你总是毫不掩饰对我的渴望,一触碰你,这里就硬了,真让人疼爱”

  “嗯别弄了!”夹住双腿,想阻止他进一步挑逗,却只迎来了更深一步的掠夺!

  刘剡探手到他身后,拨开丰润的双臀,直达禁地,在温度稍高的蜜穴处轻轻摸挲着,中指在洞口轻轻戳弄

  “嗯啊!”最敏感的地方被触及,伊弩忍不住扭动腰身。刘剡的手划过粉嫩的每道皱折,故意逗弄着最使他羞耻的地方,却显尝辄止,并不深入到内部。这似有若无的挑逗更使人疯狂!看着他想要又羞惭不敢说的模样是一种享受,刘剡逗得更起劲了!

  终于欺负够了,刘剡才一边亲吻他的唇,一边拨出他床头的一个小药瓶,用手指沾了点里面的香油,借助它的药力滑入身下人的蜜穴。

  “嗯!”虽然是有一根手指,可它粗糙的触感跟药油的冰凉还是使伊弩感觉很敏锐,仅有些不适的扭动一下,敏感的小穴就自行蠕动,仿佛想借着香油的效力纳入更多。

  手指接受着这等款待,刘剡感觉自己的某处脉动已经不能再等了,加入一指开拓着身下人的幽穴,直窜他最尖锐的一点,得到他弹起腰身般的剧烈回应后,将自己的巨大也涂满了药油,在将手指拿出的同时抵住了花穴,低头吻住男人的嘴,堵住他即将脱口而出的喘叫声,一把将**一插到底。

  压迫似的进入仿佛要把身下男人揉碎!伊弩扭动着,只感觉到身体深处被一个巨大的脉动着的凶器捅入,全身绷得死紧,好不容易才稍微松动一点,立刻又被一连绵击向后庭的冲击夺去了。

  已经来不及了,刘剡的理智已经被欲火控制,他只想要更多,只想更深地进入身下人火热紧窘的内部,想掠夺他的全部!

  持续攻击着体内最敏感的一点,伊弩终于被逐渐腾升的快感征服了!他咬着呀不想发出狂浪的叫声,激情的泪水却禁不住地从眼角泌出,如同被揉按着的前端一般,淫液淋漓。

  粉色的密穴被撑到了极限,可它也极富有弹性,蠕动着,紧紧包裹着巨大的分身,贪婪地允吸!

  手握住他的分身,一把堵住那淫糜地泌着爱液的前端,男人残忍地说道,“不还不行,不能去!”

  狠狠地撞击着他的丰臀,男人只是持续折磨着他,掠夺着他,在自己满足之前,绝不会让他先**。

  淫糜的小穴被完全刺穿了,在被强悍地贯入时会敏感地一收肌肉,在被强行抽出时会连嫩肉都一起凸了出来,那里的敏感流窜至全身,使在下面的男人只觉得销魂欲死。

  在最后的快速冲刺下,巨大的分身终于被妖娆入骨的小穴降伏,猛烈窜动数下便汹涌喷出,把热液全都灌进身下男人粉色的里。

  在漫天的白色雨星里,两人脑里都一片空白,仿佛忘记了彼此原来尊贵的身份,忘记了背上肩负着的千均重担,也忘记了所有阴谋算计。

  相拥着,只有彼此的体温才能暖和了寒凉的长夜,包容繁复的心境,使他们找到一丝温暖和幸福的幻象。

  爱,是徒劳的。在这纷繁复杂的皇朝,弱肉强食的国境之间,不可能有真言。永无休止的算计,斗争,才是他们生命的主旋律。

  沉浸在如带毒鲜花魅香的梦境里,他们是否会梦回过去?如果所有一切都重新来一次,他们的选择是不是可以稍作改变?

  酣然入梦,伊弩的心早已如神鹰般飞过苍穹,飞回往昔如梦似幻的大漠国境里

  改得好辛苦啊但愿看官对这个版本还满意吧︿︿b

  你的爱对我而言很重要,你的票对我而言同样重要!请投上你宝贵的票子给我予最强的动力,鞠躬,谢谢!*^_^*

  贺兰山,东起塑方,西临羌土,位于阴山侧畔,祁连之口。登上贺兰主峰,往东远眺,是一马平川的大汉国土,向西俯瞰,是羌、楼兰、车师等大漠国都。

  蜿蜒数千里的巨大蛟龙,将大地分开东西两侧,仿佛是战争的伤痕所形成的分割线。

  山脚下,一大队车马浩浩荡荡往中原进发。途经的大漠土地上,战争的痕迹还依稀可见,破破烂烂的盔甲、战车,士兵跟战马的骸骨在风沙的侵蚀下分散得七零八落,仿佛在诉说着不久前这里曾发生的惨烈战事。

  虽然西土各族的势力在日渐壮大,可毕竟敌不过国力正当鼎盛时期的大汉天朝。那队车马,便是战败的楼兰国送往天朝的贡品。

  可是,最能让大汉皇帝龙颜大悦的,不是宝石明珠、貂皮毛裘,而是楼兰国的皇太子──伊弩.谢穆尔。

  当初在战事中,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曾率兵大举进攻汉军,使其伤亡惨重,大汉皇帝一怒之下亲自率军前往,与之正面交锋。然而,使皇帝印象深刻的,除了他超乎年龄的机智和果断以外,便是他堪比宝石明珠的美貌。

  这样一个仿佛积蓄大漠千年精气才形成的俊美少年,怎么看都不应该让他在沙场上经受风吹日晒、腥风血雨。在那一刻起,皇帝便暗自决心要将他据为己有。

  与十万雄师、宏才大略的汉军相比,楼兰军队毕竟稍嫌单薄,伊弩.谢穆尔王子年纪尚轻,敌不过久经风沙的汉皇帝。楼兰的军队在负隅顽抗数月,终于一败涂地,被迫投降。

  战败国的命运肯定是多舛的,谢穆尔可汗在不得不向大汉皇帝称臣之后,做出的最痛苦抉择就是将自己最优秀的儿子送往汉朝作为人质。

  因为在投降的当天,皇帝就说过了,可以不灭楼兰,继续给他称王的机会,但是代价就是要每年向大汉进贡大量珍品,并且把貌若天神的伊弩王子送往大汉皇帝身边。

  此去东行,一路颠簸,装饰得琳琅满目的马车上,伊弩王子轻轻拨开帐帘,望向外边茫茫沙海,愁肠百结。

  “此去一行,你我父子二人可能就是永别了。”父汗亲自给他的马车套上鞍,悲伤地说道,“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让大汉皇帝满意,别再刁难我楼兰国就行。你既为父汗的皇儿,有泪不应轻闲”拭去他眼角的泪水后,父汗把他送上马车,就毅然转身而去。

  不能怪父汗狠心,因为面对残酷的权势压迫,他也毫无办法

  他又想起,当初在沙场上初遇大汉皇帝刘剡,那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眸,瞬间仿佛就能使人的神志被冻结。

  嘴角挂着万年不变的浅笑,他曾经把从马背上跌落的自己拉起,轻抚着自己的脸,这样说道。

  虽然是敌人,可伊弩无法恨他。闭上眼,那冷峻的容貌便不时闪过脑海,使伊弩倍加天马行空地幻想着,去到中原后,自己面对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

  “陛下,这是楼兰可汗送来的夜明珠,它晶莹剔透,在黑夜里回熠熠生光,是稀世之宝啊!”御书房里,宰相亲自将贡品一一呈送到皇帝面前,他的渊博才学可以帮皇帝细细分析贡品的价值、特征。

  可皇帝对跟前满桌台的稀世之宝仿佛兴趣不大。仅止一件的稀世之宝固然难能可贵,可摆满桌的稀世之宝,就难免使人不耐烦了。

  “张陵,是不是还有一件稀世之宝,你忘了给朕带过来了?”锐利的眼睛轻睨着宰相,皇帝问道。

  “臣惶恐,物品全都带过来了”正说着,宰相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一个,伊弩.谢穆尔王子,照陛下之前吩咐的,将他安排在月华殿。他现在应该已到达那里。”

  可宰相有点犹豫了,作了个揖请示说道,“陛下,这里是书房重地,他一个人质的身份,到这里来恐怕影响不太好吧”

  话音刚落他就又点后悔了,因为皇帝的脸色马上阴沈了下来。“冷落了楼兰国王子难道就好?马上把他带过来!”

  宰相行礼退下,亲自去接迎楼兰王子,让皇帝稍嫌冷淡的眼眸里,显露出少有的兴奋光芒。

  一个在天上,受万民景仰,另一个却是在地底下,成为一只羽毛光鲜、却是寄人篱下的金丝雀。

  “等你很久了,”皇帝走到他跟前,抬起他的脸,恋恋不舍的端详着,说,“对于朕为你准备的宫殿,觉得还满意吗?”

  “不敢,陛下皇恩浩荡,伊弩感激还来不及,不敢不满。”与皇帝深深凝视自己一样,伊弩也胶着一般把目光留驻在皇帝脸上,谦和地说道。

  嘴里说着恭敬的话,眼里却满是放肆的打量。这么近距离看到刘剡的脸,已经是很久之前了。

  两人目光相接,身体距离十分贴近,气氛逐渐变得有点**,他们却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妥。倒是旁边的宰相看到这个情景,心里有点不安乐。

  堂堂汉室天子,与一个卑微的西域人质那么接近,使他有点担忧。“咳”他故意清了清喉咙,示意两人这里还有其他人存在。

  皇帝倒感激他的提醒,说道,“宰相,你忙了一天肯定有点困乏,不如先回去休息,朕明早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商量。”

  皇帝都这样公然下逐客令,宰相还能不走吗?他有点尴尬地向皇帝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临走前还不怀好意地看了伊弩好久。

  皇帝对伊弩怀的是什么样的心思,伊弩不知道,可他看自己的眼神使人觉得很灼热,有着奇异的压迫感。而伊弩对皇帝的意思,皇帝却是一眼即看穿。虽然他向来不屑去洞悉别人心中所想。

  看着还在发呆的他,皇帝一把将之拉进自己怀里,不等他吃惊躲闪,立刻抬起他的脸,给了他一个霸道的吻。

  伊弩吃惊极了!虽然年轻,但不等于从来不经人事。皇帝灼热的身躯、狂浪的气息代表着什么,他是清楚的!只是,他没想到皇帝会这么快就对他做这种事情!

  灵巧的舌尖在嘴里绕了一大全,甜美地相濡以沫,使伊弩在吃惊之余,还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感觉。

  “虽然是以人质的身份进入皇朝,但以后你都得侍侯在朕的身边。”仿佛要把他揉进身体里一般,皇帝霸道四宣称着。

  “啊”这出乎意料之外的要求,使伊弩顿时感到不知所措。

  “不管是皇宫内还是皇宫外,你能呆的地方除了月华殿以外,就只有朕的身边。”

  皇帝对伊弩怀的是什麽样的心思,伊弩不知道,可他看自己的眼神使人觉得很灼热,有著奇异的压迫感。而伊弩对皇帝的意思,皇帝却是一眼即看穿。虽然他向来不屑去洞悉别人心中所想。

  看著还在发呆的他,皇帝轻笑,走至他身边,撩起他颊边金缎子一般的长发,凑到鼻息前请嗅,「这麽漂亮的头发,看起来真好像不是真的」

  「唔」不经意的一个小小动作,却使伊弩的脸红了起来,浑身有点不自在。「承蒙陛下喜爱了」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diguoli/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