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发光烟火 >

烟火欲燃宋来烟莫燃by泱暖_烟火欲燃小说在线阅读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发光烟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烟火欲燃》是网络作者泱暖最新都市情感完结小说,宋来烟随着母亲进了继父家,却发现继父的儿子是自己在学校暗恋的对象莫燃,这让她有点无所适从,他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更多精彩内容快来第五代美文网阅读吧!

  宋来烟是跟随妈妈进了继父的家门,而继父有个儿子莫燃,居然是宋来烟在学校心仪的对象,面对两人如今的关系,她该如何是好。

  他没有理会她,继续下命令,把所有安排都部署下去,一定要在三天内找到宋来烟。

  一发现宋来烟失踪,莫燃前所未有的惶恐,害怕没能及时找到她,根本没空跟自己母亲交流,但莫芷兰这几句话透露的信息,聪明如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

  他的舌头长驱直入,进犯她软滑细腻的口腔,吻得很深,来不及咽下的唾液,肆意横淌,将唇齿间弄的黏湿一片。

  搬进继父家里的第一天,宋来烟就被妈妈唤去浇灌草坪,并被嘱咐“刚来就得拿出懂事勤快的作派”,可是继父李彦伟一回来,妈妈就跟他笑眯眯手挽手进到屋里,只余宋来烟一个人收拾偌大的花园。不过她也乐得自在,浇着浇着就开始拿水枪逗狗玩,静谧的夜晚响起女孩愉悦的欢笑和不算刺耳的犬吠。

  她回来后没换衣服,身上仍穿着夏季的校服,短裙是深色的就算湿了也不碍事,只是裙摆黏在她大腿后侧,若隐若现地勾勒出少女柔和的臀线。上身的白衬衣被打湿变得有些透明,淡蓝色的少女文*裹着发育期的圆润R房,在单薄的布料下微微显出青涩又诱惑的轮廓。

  同爱犬在草坪上戏耍到天黑,宋来烟气喘吁吁地就地而坐,顺手将圆滚滚的毛球抱起来。她张开纤细的五指,细致地给它耙毛。

  司机从前面下来,打开后座的门,语气很是恭敬,“少爷,夫人说请您今晚回去,不然待着受气。”

  这个声音对宋来烟而言,早已烂熟于心,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她新家?难道专程过来看望自己?好像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吧。

  就在她胡乱揣测的档口,里面的人从后座下来,匀称的身形极为挺拔,完全将白衬衣和藏蓝长裤撑了起来,衣服的领口、袖口都有精美的刺绣和金丝,跟她身上的校服如出一辙,只是他穿的可比她端正多了,衬衣纽扣扣到最顶,下摆扎进裤子里,连外套都一丝不苟,配合他强大的气场,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尊贵感。

  她面红耳赤地主动靠近,白嫩的脚丫子一深一浅地踩在湿漉漉的草坪上,但没走几步却突然刹住了,因为看到他微拧的眉心和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厌烦。

  她愣了一下,低头一看,自己*口汗涔涔的,裙子也被打湿,看起来不修边幅。他肯定厌恶这样的女生吧。

  毛球又读不懂人的情绪,瞧见有人来就撒丫子冲过去,兴奋地摇着尾巴,围着莫燃的腿打圈圈。

  他并不喜欢小动物,但也没有一脚踹开这只黏人的狗,又给了理由让宋来烟再次接近他。

  “对不起。”她轻声细语地赔罪道歉,他仍旧毫无表示,也没多看她几眼,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

  眼见着莫燃毫无顾忌地进去,并且长驱直入地上楼,她脑海里渐渐浮现一个念头:他该不会是李彦伟的儿子自己的继兄?

  恰巧继父就从客厅过来,对她说:“来烟,刚刚过去那个男生,他叫莫燃,比你大一岁,是我儿子,以后你可以叫他哥。”

  宋来烟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李彦伟在提及自己的亲生儿子时怎么有点底气不足?刚刚莫燃进来时肯定也看到李彦伟,但他却没有跟父亲打招呼,还是打过了只是宋来烟没注意?苏佩晴跟着出来,脸色明显不太好,一上来就抱怨一句,“莫家不是房产多的数不清么?为什么非要挤在这里,他自己就不膈应吗?”

  这话戳到李彦伟的痛点,气氛顿时非常尴尬,眼见着继父脸色开始垮,宋来烟主动说一句,“没事,哥哥想来就来,我不会受到干扰。”成功化解那刻的僵持,至少氛围开始好转。

  男人既然选择跟强势又财大气粗的前妻离婚,那必定是碰上一个能激起他征服欲保护欲的娇俏小女人,而这个小女人就是宋来烟的母亲,苏佩晴。

  好在,宋来烟继承了她的美貌,但性格却跟她没半点相似,反而更像过世的父亲,至少待人真诚。

  等妈妈和继父回房后,宋来烟做贼似的溜上四楼,她轻手轻脚地靠近卧室,耳朵刚贴近那华贵厚重的门板,里面却突然爆发一声重重的“哐当”,巨大的碎裂声吓得她一哆嗦,连忙往后退几步,差点绊倒自己。

  惊吓过后,她又开始担心他,怕他闷在里面兀自难受。毕竟谁都会恼继母搬进来,心情太糟所以发脾气。她甚至有点自责,觉得挺对不起他。

  莫燃站在她跟前,脸色还是一贯的沉静,她抬起头仰望他,“哥,你是不是打碎了东西?要我帮你清理一下吗?万一被硌到。”

  毛球哼哧哼哧地跑过来,在宋来烟的脚边绕来绕去。它挠门板发出响动,宋来烟不想被莫燃发现她还在这里,连忙把毛球抱起来就走。但好巧不巧,她一出去就撞上刚上来的母亲。

  苏佩晴戳破她的幻想,“你这一口一个哥哥叫的亲热,但人家可不会拿你当亲妹妹看。”

  苏佩晴露出一个略显轻蔑的笑,“他都不跟你李叔叔姓,跟那个母老虎是一边的。又怎么会真心对你?”

  自打一年前苏佩晴跟李彦伟好上,宋来烟就被灌输“母老虎”的概念,指的是李彦伟的前妻,莫芷兰。那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从莫燃一出生就随母姓能窥见一斑。称得上是富裕的李家,拿来跟莫家一比,简直一根指头都算不上。当初那段婚姻,所有人都说李彦伟高攀,倒*门的女婿果然不长久。

  “居然还赤脚,这丫头!”苏佩晴抬手就是一栗子,宋来烟“哎呀”一声捂住自己可怜的小脑袋。

  “赶紧回你自己的房间,别给我上蹿下跳,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蹦跶,哪里像个大小姐?这不是以前了好吗!”还跟没爸管教的野孩子似的这句话她没有一冲动就讲出来,憋了回去。

  苏佩晴看到她无时无刻不抱着这只狗崽,有些烦躁地威胁一句,“你要是因为这畜生搞的学习成绩下降,立刻送走没商量。”

  这爱犬可是宋来烟的心尖子,当初父亲殉职留下一条警犬陪她,然而不久前警犬也死掉,她难过的每晚偷偷抹泪时捡到了这只流浪狗。某种程度上,它延续了她心中的寄托,对她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好在她天性爽朗,口角上的争端没法真正困扰到她,而且苏佩晴也并不会轻易夺她所好,就是习惯了刀子嘴,毕竟单身母亲把孩子拉扯大挺不容易,早已习惯对她过分严厉。

  宋来烟由衷的,为今晚见到莫燃而感到开心。既然他成为自己的哥哥,那岂不是以后每晚都能见?太棒了!不用再在午休时满头大汗地溜到高二那栋楼,又鬼鬼祟祟地在走廊窗口那儿探来探去,只为远远瞥一眼他俊美的侧脸。

  然而事实证明,果然是她想的太美。什么每晚见面,他只来了一次而已,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整整一周,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guangyanhuo/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