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发光烟火 >

烟火欲燃莫燃宋来烟小说第二十章_烟火欲燃第二十章节完整阅读

归档日期:07-24       文本归类:发光烟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火爆男频小说烟火欲燃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是莫燃,女主是宋来烟,是作者泱暖最新原创的小说,莫燃宋来烟小说精彩节选:如果只是一只没被拆过的套,她尚且能圆过来,大不了就说学校生理课发的,但偏偏,那是拆过的!而且外头还用卫生纸包着,明显是苏佩晴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

  钟珩第四次在补习班楼下等宋来烟,可人流都稀疏了竟还没见到她身影。他先自己琢磨了下,一想到那种可能整个人就很烦躁,于是大步上楼来到教室,里头辅导老师还在,几个学生围着他问问题,但其中并不包括宋来烟。

  钟珩不吭声了,这丫头每次都先走,难不成是为了见什么人?难道她真的早就恋爱,只是他还蒙在鼓里。

  对方耸耸肩,“我又不是她,怎么晓得?不过啊,培训班一节课八百,从来没人先走,她是个例外。大概,过来学习不是她的唯一目的吧,据说,每晚都有豪车等候,她一个没了爸的,但却有男人接送,啧啧可想而知……”这话到结尾已经有某种暧昧不清的含义。

  钟珩听着不爽,率直地回击:“别恶意揣测,她家有钱的很,一直是司机接送,这很正常。”

  对方却恍若未闻,自顾自地说,“才高一就长得那么漂亮,裙子也穿的比别的女生短,又没有父亲管束,会这样也不足为奇咯。”

  不是这男生夸夸其谈的语气,而是他的神态,充满了对宋来烟的嘲弄和轻蔑,就好像她太过水性杨花都没资格成为他同学一样。

  话还没讲完,钟珩那拳头就“哐”地砸过来,硬邦邦的指骨直击他左脸颊,瞬间留下一个红印,那人被激怒,瞪着眼睛吼:“操,你有病吧?”立马扑上去回击。

  所幸,打架的动静第一时间被老师和其他同学注意到,连忙上来拉住俩人,短短几分钟,他们竟厮打的不可开交。

  钟珩不是补习班的学生,没人帮他说话,最后甚至被老师警告要叫警察过来,可他毫不在意,扬长而去之前还斗狠般地砸了个椅子,把女生们吓得都捂着嘴。

  宋来烟不知道这一切,她沉浸在能够跟莫燃肆意亲昵的甜蜜里,一心一意享受二人世界。泡在蜜罐子里的小烟火,对外界的警惕不知不觉都已经降到最低。

  哪怕隔着校服上衣以及文胸,被他手掌揉捏胸部的触感,还是那样清晰地传来,她满脸通红。

  “嗯……嗯……”宋来烟现在跟他亲近,那呢喃愈发娇媚,跟之前相比她更放得开。

  两条白生生的腿,莫燃的膝盖抵在她双腿之间,她的腿根正夹着他摩擦,内裤的裆部已经湿出一条深色的缝隙,层层叠叠的嫩红褶皱更是早已沾透蜜液。

  这种身体反应于她而言不再陌生,现在哪怕光跟他接吻,下面都会泛滥,仿佛在欢迎他随时狠狠插进来。

  她身上有股轻淡却极其好闻的体香,说不清那是什么味儿,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并非诱惑的媚香,反而是清纯的气息,像是花苞儿散发的。

  她睁大眼睛望过去,那帮看起来像是故意拦路的学生,有的还穿着东高的校服,不过很少,所以钟珩格外显眼,她一下就注意到,更加惊讶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她语气里含着隐隐的不安,眼下这场景怎么看怎么不妙,不清楚这帮人要干什么,但至少不是过来嘻嘻哈哈的。

  才正面碰上,钟珩身后的两个哥们就气势汹汹的逼近,但被钟珩拦住,并用眼神示意他们退回去。

  他自己走上来,来到宋来烟跟前,先是盯着她跟莫燃缠在一起的手指,而后目光缓缓移到她脸上。

  宋来烟刚想回答,莫燃开口了,“跟你无关。”他声音太冷,几乎把人冻的打寒噤,宋来烟把话咽回去。

  宋来烟蓦地发现,他的眼光有点瘆人——印象中钟珩从来没有这样过。那一刻,她突然有些不安。

  离得最近的男生率先发飙,啐了句“撬墙角”什么的,然后上来就想打人。宋来烟低呼了声“啊”,似乎警醒了钟珩,他说“住手”,对方那拳头就堪堪停在半空。

  莫燃一动不动,没见他防御,更没见他害怕,眼神还是那样淡漠,像个没有感情置身事外的人。

  钟珩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时目光也不落在她身上,而是冲身后那帮哥们:“让他们走。”

  莫燃每次都会把她送到家门口,看她进去,大门紧合,然后才离开。这几晚他不住这,因为莫芷兰回来了。

  连着几天没有好好疼爱她,莫燃的心火早已灼烧,她一扑到他怀里,软绵绵的娇躯依偎着他,他的情欲便陡然上来,亲昵中几近失控,差一点压着她做了。想想今晚出现的钟珩,莫燃决定以后都不能再让她冒险。

  把心尖子送走后,他才反应过来,极度口干舌燥。车里放着水和酒,他选择后者。但烈性酒精都无法掩盖他一直能感觉到的她留下的气息——那种甜美的、潮湿的味道。

  莫燃深吸一口气,把那股味道全部吞进自己肺里,然后将车窗打下来,从口袋里掏出烟,沾在唇间点燃。

  苏佩晴在她吃宵夜时一直盯着她打量,把她看得浑身发毛,实在受不了了,主动发问:“妈,你怎么了?”

  宋来烟来不及揣摩,因为苏佩晴的下一句更为悚人:“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乱搞男女关系?”

  “狡、辩。”眼见着妈妈从牙齿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并且锐利的视线盯紧了自己,宋来烟紧张极了,几乎有点克制不住的发抖。

  “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不直接抖出来是给你面子,毕竟这屋里现在不止你跟我,我不想在你李叔面前丢人现眼。你给我老老实实,全部交代!”

  宋来烟大脑一片空白,万幸,坚决不露怯的应激反应救了她。被妈妈强行拽着上楼时,她喉头涌上一股甜腥,上下牙关更是打着颤,但她就是咬死不说。

  又一声赫然巨响,宋来烟卧室的房门被重重关上。苏佩晴从抽屉里翻出什么罪证,往她桌上狠狠一拍,“说清楚!这玩意怎么来的?”

  如果只是一只没被拆过的套,她尚且能圆过来,大不了就说学校生理课发的,但偏偏,那是拆过的!而且外头还用卫生纸包着,明显是苏佩晴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

  她听到了自己宛如断气般的急剧喘息,颤抖地抬手,捂住自己被打到发麻的左脸,眼眶一点点地湿了。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guangyanhuo/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