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发光烟火 >

浏阳焰火升空那一刻摩纳哥海湾沸腾了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发光烟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花炮厂办公楼,那是研究所……”黎仲畦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颜开云 摄

  浏阳花炮在摩纳哥国际焰火大赛上一举夺魁,浏阳人民敲锣打鼓在街头欢庆。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颜开云 翻拍

  上世纪80年代,黎仲畦(右二)和同事们研究礼花弹产品。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颜开云 翻拍

  一河诗画,满城烟花。2019年5月10日,第十四届中国(浏阳)国际花炮文化节开幕式上,浏阳市浏阳河城区段水上焰火璀璨夺目。长沙晚报通讯员 邓霞林 摄

  当年8月,浏阳烟花参赛组代表中国参加了摩纳哥第二十一届国际焰火大赛,异国他乡地中海畔20分钟的精彩演绎,让浏阳烟花一举夺魁。

  此次参赛所携礼花弹产自浏阳县出口花炮厂。这家建于1963年的花炮厂,是浏阳第一家集体所有制花炮企业。

  在摩纳哥荣获金奖,浏阳花炮名闻天下。之后,浏阳县出口花炮厂的各种订单纷至沓来。

  其时,40岁的黎仲畦是礼花弹产品参赛、燃放攻关小组组长。从焰火大赛的节奏到焰火覆盖面积、燃放时间、设计传统性与新颖性等,攻关小组一一破题。

  这是中国首次在国际烟花大赛上获得金奖。1987年初,作为国家突出贡献的19位专家之一,黎仲畦在中南海受到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接见。

  6月初的一天,73岁的黎仲畦把记者带到浏阳城区车站中路的北岭坡花炮新村小区,这是当年的浏阳县出口花炮厂旧址。有些破旧的办公楼已闲置多年,旁边的职工宿舍仍住着许多老同事。他们看到黎仲畦,纷纷上来打招呼。

  浏阳花炮响天下,天下花炮数浏阳。但浏阳花炮真正名震天下,绕不开浏阳县出口花炮厂那些年的辉煌时期。1986年摩纳哥海湾的“世界第一响”,正是从这里起步。站在北岭坡上,黎仲畦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些艰辛、喜悦、激动的日日夜夜。

  黎仲畦1946年出生在浏阳城,母亲当老师,父亲是浏阳城关鞭炮社(后两度更名为北岭花炮厂、浏阳县出口花炮厂)会计兼管理员。

  1961年,黎仲畦初中毕业,因兄弟姐妹众多,家里供不起他上学,父亲对他说:“你去花炮厂当学徒吧,也能挣点钱补贴家用。”

  “易杨李三教,都是做花炮。徒弟带得多,各有各一套。”黎仲畦说,易桂林、杨世湘、李四美,这是当时浏阳花炮界公认的三大教头。

  对这个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的徒弟,易桂林既喜爱又严格,把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还教导其做人做事的道理。

  “那是在喷花夯药时,按照师父的要求,纸筒里的火药要一层一层夯实,每一次要夯七下,动作要由轻到重,要讲究节奏,嗒嗒嗒……嗒嗒嗒嗒。”黎仲畦觉得,自己年轻,力气大,就加大力度将次数减至两三下,“我想这样也能夯得紧呀!”

  哪知道,刚想走个捷径,就被易桂林发现有异。他闻声而来,脸色由往日的温和一下变得严肃。

  “做事每个环节都要踏踏实实,夯药过程为什么要由轻到重?因为这样才夯实得紧。你用猛力,里面的铁砂跟药物摩擦力过大,搞不好要出事故的!”

  字字句句就像压药的木杵般,一棰一棰敲在黎仲畦心坎上。“从师傅身上,我理解了什么是对事业的执着追求,什么是对技艺的精益求精。”从此,做任何事情,他都非常专注、严谨、耐心。

  在黎仲畦的脑海里,烟花也不全是欢乐的记忆。他刚进厂不久,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爆炸事故,多名工友遇难。事故起因是一名工人用锤子钉钉子挂衣服,结果不慎引燃地上的药物。

  “那么多年轻的生命,还有那么多人受伤。”黎仲畦当时就想,花炮生产必须是安全第一,自己这一代人有责任去改变这种状况。

  黎仲畦说,当时花炮中三种主要药物都非常敏感,一是氧化剂氯酸钾,二是效果药六氯代苯,三是笛音剂没食子酸,“打压药时,很容易着火”。

  天资聪颖又踏实好学的黎仲畦在花炮产品生产、研发方面崭露头角,并获得前往北京学习进修的机会,回来后不久就成为浏阳花炮研究所(也是出口花炮厂的研究所)的负责人。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在省轻工研究所两位专家的支持下,旨在改善花炮药物中高敏感成分的“花炮药剂安全新配方”研究在浏阳花炮研究所经过了数百次的对比试验。

  “经过研究团队三年多的努力,最终实现了高氯酸钾取代氯酸钾、苯二甲酸氢钾取代没食子酸、聚氯乙烯取代六氯代苯。”黎仲畦欣慰地说,“三项取代”科研项目当时获得了湖南省重大科技成果奖,“关键是让烟花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工人上班不再提心吊胆。”

  浏阳花炮源远流长,早在1875年就走出国门,远销南洋。但是历经战乱,到上世纪中期时,曾经辉煌一时的浏阳花炮,生产工艺已远远落后于时代。

  民国初年,浏阳鞭炮出口外销广告上写道:“此物将来必有风行全球之一日。”不过,待到浏阳花炮再次昂首挺胸走出国门,已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事情了。

  “是欧洲的摩纳哥,不是非洲的摩洛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黎仲畦强调说,经常有人把摩纳哥焰火大赛说成摩洛哥焰火大赛。

  地中海畔的摩纳哥是世界上第二小的国家,总面积仅2.02平方公里。在这个旅游、博彩和银行业高度发达的小国,自1966年起举办国际焰火大赛,一度堪称“烟花行业的奥运会”。

  “1984年,南方一家烟花厂首次代表中国参赛,但排名垫底。”黎仲畦回忆说,随后,当时的轻工业部就给浏阳下了任务,“要求我们1986年参赛,拿到好的名次,为国家争得荣誉。”

  黎仲畦说,分析南方那家烟花厂出师不利的主要原因,一是对国外的燃放技术不太了解,更主要的是燃放产品不够“高大上”。“必须要把我们的礼花弹搞出点名堂来!”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浏阳县出口花炮厂已冠名“出口”,但主要产品是玩具烟花,礼花弹尚处在“不太拿得出手”的层次。黎仲畦说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外商来订货,顺便想看看礼花弹,厂里准备了20多个礼花弹,没想到还没放完,外商就开车提前走了。

  “外国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被刺痛的黎仲畦决定带领团队撸起袖子加油干。

  没有技术资料,自己设计;没有制作经验,一发发地试验;没有发射场地,拖几公里路的板车去河洲上放。同时, 黎仲畦和同事——当时的花炮厂厂长戴昭庆分赴日本、欧洲等地区考察学习,别人不告诉方法,就自己多观察。

  “比如,以前装药是一层炸药一层亮珠,这样烟花炸开后形成扫尾形,覆盖面积不大。后来借鉴日本的中心点爆破技术,但是一炸开,发现一点效果也没有,难道是亮珠没有着火?”黎仲畦回忆说,当时通过反复研究,才找到原因——原来药物成分里的黏合剂是面粉做的,导致亮珠承受不了爆炸强度,还没出效果就粉碎了。

  经过潜心研究、反复试验,研究团队终于用酚酫树脂加糯米粉做成了黏合剂。“现在我们浏阳礼花弹用的还是这种黏合剂。”黎仲畦自豪地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将近2年努力,黎仲畦和同事们终于研制出45种礼花弹作为参赛作品。

  当地时间1986年8月9日晚,美丽的蒙特卡罗海湾,1280发浏阳礼花弹代表中国“让火药发言”。

  在中国古典音乐声中,礼花弹打成24盏巨大的中国宫灯,从高空中徐徐降落。紧接着,富有东方特色的“龙飞凤舞”“金龙吐珠”等绽放海湾的夜幕中。

  “整个海湾都沸腾了,水上游艇鸣笛,观众欢呼喝彩,所有碰到的人都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黎仲畦说,当时其他国家都已采用电子点火,可中国队还是人工点火,“两个海堤相隔四五百米远,又没有手机,只能靠默契来达到同步。”

  燃放团队4个人从比赛前一天晚上安装开始,到比赛结束,一直在海堤上待了30个小时,累了就喝点水和可乐,饭都顾不上吃。黎仲畦说,当时天气很热,每个人身上湿了干、干了湿,衣服都结了厚厚的盐渍,“最想的就是跳到海里洗个澡”。

  3天后的凌晨2时,等最后一个参赛队伍的焰火燃放结束,黎仲畦和同事们在宾馆里等来了评委会的祝贺电话——中国代表队力克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传统强队,勇夺桂冠!

  “太高兴了,大家忍不住喜极而泣。”黎仲畦说,大半夜的也没有酒水,大家以水代酒,举杯相庆。

  从摩纳哥载誉归来后,黎仲畦等人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湖南省、长沙市领导到车站迎接。“回到浏阳时,真的是万人空巷。”黎仲畦向记者展示一张当时的照片,可以看到人们举着“热烈祝贺浏阳花炮荣获摩纳哥国际第21届焰火大赛第一名”的横幅,敲锣打鼓在街头巡游欢庆。

  随后,浏阳花炮在湖南烈士公园进行了汇报演出,在摩纳哥大放异彩的礼花弹完美呈现在家乡父老乡亲的眼前,轰动长沙。

  摩纳哥之行,向世界证明了中国焰火在世界上的地位,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浏阳花炮。之后,各种订单纷至沓来,浏阳礼花弹和大型焰火燃放得到飞跃发展,浏阳烟花迎来再度辉煌的起点。

  统计数据表明,1986年浏阳完成出口产品收购额8743万元(其中花炮6472万元),创外汇2363万美元,居全省县级单位创汇之冠。次年,浏阳出口产品收购额突破亿元大关。

  浏阳花炮璀璨了世界的夜空,也点亮了黎仲畦的精彩人生:1987年作为国家突出贡献专家代表之一,在中南海受到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接见和宴请;1988年获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008年获评亚太地区工艺美术大师;2007年荣获花炮产业最高奖项“特别贡献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2010上海世博会开幕式焰火燃放,均受邀出任技术指导……

  尽管集万千荣誉于一身,但淳朴、谦逊的黎仲畦一再强调,他做过的事情不是个人功劳,而是在党和政府重视下、团队潜心合作的结晶。

  “19个人,有导弹专家、数学家、造船专家,我是最不起眼的一个。我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花炮这个行业,我为国家对花炮产业的重视而骄傲自豪。”回顾1987年以国家突出贡献专家身份亮相中南海,黎仲畦如是说。

  从国家烟花爆炸安全质量检测中心总工程师的位置上退休后,黎仲畦发挥余热,兼任国家安全生产专家,担任各大烟花节评审专家,为花炮行业出谋划策。这些年,他还主编出版了《烟花爆竹安全指南》《烟花爆竹质量与安全》等书,负责起草了我国第一部《烟花爆竹——礼花弹》国家标准和《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国家标准。

  “只要更安全、更科学、更环保,我相信浏阳花炮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绚烂。”黎仲畦对此深信不疑。

  浏阳烟花在摩纳哥国际焰火大赛的成功,对提振浏阳甚至中国烟花行业的信心作用巨大,其意义堪称里程碑。

  此后,浏阳烟花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次重大烟花展示机会: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北京APEC会议、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北京世园会……浏阳烟花成为各种重大喜庆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一道亮丽风景。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相关厂家又在全力以赴紧张备战。

  “浏阳现有花炮企业557家,从业人员约30万人,年发放社会工资100多亿元,出口总额占全国的60%,内销占全国的50%。”浏阳市鞭炮烟花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李仕飞说,作为烟花爆竹的发源地,浏阳是全球烟花爆竹生产贸易基地、科研中心和国家命名的“中国烟花之乡”,目前已形成了一个集原材料供应、生产经营、科研设计、包装印刷、仓储物流、文化创意于一体的产业集群,“国际烟花协会总部、国际烟标委秘书处、国家烟花爆竹标委会等均设在浏阳。”

  据介绍,“浏阳花炮”文化品牌价值目前已达1071.4亿元。浏阳花炮现有9大类、5000多个品种,出口主要销往美洲、欧洲、东南亚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8年全市花炮产业集群实现总产值246.4亿元。

  “浏阳花炮”文化品牌价值1028.17亿元,位居全国第七,是湖南唯一进入前十位的文化名片

  浏阳花炮承办“欢乐春节”美国纽约新年焰火晚会,首次作为国家形象品牌亮相美国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guangyanhuo/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