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发光烟火 >

求耽美小说中经典句子最好标明出处

归档日期:11-08       文本归类:发光烟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有时候你根本来不及去仔细的看它,你只记得它曾经多么艳丽慑人,但是转眼它就死亡了,连一点点香气都不给你留下。

  你只能在脑海中保留那曾经惊艳的概念,而那美丽到底是怎样一个具体的模样,你是已经完全无法描述出来。

  袁城闭上眼睛,有一个声音在心里质问他:是呀,他是你的儿子,难道这不是属于你了吗?

  你是他的父亲,是他的一切,是他的世界呀。他不是已经完全的属于你了吗,你还要求什么呢?……

  朦胧的月光晕染在朗白平静的睡脸上。他眼睛生的很漂亮,眼睫长而疏朗,一根根弯曲分明,投下一片沉静的阴影。

  眼梢有些飞白的感觉,淡淡的向鬓角上斜飞,如果他从侧面这样看别人,应该是非常妩媚甚至是勾人的吧。

  他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为这样的事情烦心,也更不会被什么人的存在所影响。

  这个世界上还就真的有这样一个人,让他隐秘而疯狂的思慕着,强烈而冲动的渴望着,却注定了要一生一世,求而不得。

  就好像他正在被爱着,但是那种爱,又不是纯粹的父子亲情,似乎还包含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种错觉让他沉溺进去,明知道那是一潭深水,却还是忍不住要放纵自己往下沉。

  袁城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长长的、疏朗的眼睫留下一圈扇形阴影,看上去那样脆弱,就像蝴蝶的残翅,轻轻一折就断了。

  连袁城自己都觉得这其实是非常奇怪的,他这样崇尚武力并且强悍的人,怎么会生出这么精巧脆弱的孩子来。

  经不得风雨,经不得摧折,有着极其细密而冷淡的心思,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这样慎密而阴狠的个性,其实比袁骓更像袁家的种,但是他偏偏就没有做人上人的命。

  袁城低沉的叹息着,把朗白搂紧在自己怀里,“不论你做什么,我永远都不会要你的命。

  袁家继承了这么多代,出了这么多子孙,然而骨子里最像袁家人的,却是这个不名誉的私生子。

  大概是人身体越柔弱,精神就会越敏锐、越警醒。因为他们无法像体格健壮的人那样冲动行事、潇洒快意,所以这种人往往更善于忍耐,善于机谋,也善于借刀杀人。

  就像我对袁兴彦提出的那样,什么时候您答应了我的要求,什么时候我停止这场屠杀。

  不然您可以尽管试试,看看您身为袁家掌门的权力和手段,能不能挡住我砍下来的屠刀!”

  他曾经奇怪为什么小儿子跟黑道世界如此格格不入,那样文静秀雅,仿佛真正世家贵族教养出来的小公子一般,弹琴弄调、潜心书画,十指不沾阳春水。

  他甚至曾经担心过,这样一个完全不知世俗、不沾烟火气的孩子,万一以后离了自己的保护,会不会在这残忍的黑暗世界里吃亏。

  没有人比他更凉薄冷酷,没有人比他更能狠得下手,没有人比他更善于玩弄权术和人心。

  有人天生就容易看到人性中的光明面,乐观而热情,把什么人都往善良的方面想;

  然而朗白,他天生下来就善于洞悉人性中的阴暗面,并且还特别善加引导,利用他人的软弱和贪婪来成就自己。

  我宁愿你站在我的对立面上让我真刀真枪的死争到底,如果赢了就夺走袁家的所有荣耀和权力,如果输了也能输得心甘情愿一死而已。

  他从来不说这样的话,袁城也从没想到小儿子清瘦又病弱的身体里隐藏着这种绝烈,甚至连死亡的下场都“如此而已”!

  ——他想在袁城就要死去的那一天,站在病床前,低头看着这个给予了他生命并且控制了他一生的男人。

  他最珍视最溺爱的孩子,衣食住行都是他亲手带大,寄托了他所有的亲情和爱情,恨不得绑在身边过一辈子的小儿子,竟然是被他间接害死的。

  在这个充满了危险、陷阱、尔虞我诈家族里,一直都是他那卑微弱小孩子苦苦挣扎着,竭力抓住每一点生机,竭力自己保护自己。

  “我只盼你一辈子安稳喜乐、富贵无忧;哪怕我死了,你也能富有四海,安享尊荣。

  意识坠入黑暗前一刻他竟然是很开心,那样愉悦和欢喜,就像达成一生最大愿望那样,纵死而无憾。

  当时他还跟人说,这孩子年纪虽然小,却难得如此真心,不知道以后是谁,当得起他这份情深。

  刚蹒跚学步的时候他扶着你不让你摔倒,刚学会自己走的时候他放开手在一边殷切看护;

  刚开始跑的时候他等在前方对你张开双手与怀抱,累了的时候给你提供坚实的臂膀,给你提供这世上最坚定的保护,最诚挚的珍爱。

  遇到暴风雨的时候他是港湾,遇到挫折和迷茫的时候,他有成熟丰富的人生经验给你随时参考,任凭你索求帮助与安慰。

  这一切都不仅仅因为虚无缥缈的爱情,因为在爱之下,还有世间最坚不可破的至亲血缘在提供保障。

  他还没遇上自己真正应该遇上的那个人,也许还有很多精彩和壮烈在人生前方的道路上,最美好的年华和爱情都尚在枝头等他采摘,他却已经在半途中,被亲生父亲带向另一条回不了头的路。

  然而换了道路之后前方便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出口,也没有光明,荆棘和陷阱在前方埋伏,危险和未知隐藏在深深的阴影里。

  他不确定这条看不见尽头的路,对小儿子来说是否真是对的,所以他想保留朗白回头的机会。

  在这条充满了荆棘与未知的路上,有一天他将一人孤独的踽踽而行,身边一无所有,唯剩往日的种种回忆,随着他一直走向呼吸中止的那一刻。

  就算选了另一条,结果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他所拥有的、不多的东西,总会被拿走……

  真的疼一个人,你才是得费心思骗他,你要小心骗上他一辈子,让他一直都高高兴兴的。

  他和他的名字不可能一起出现在婚礼喜帖上。那么能一起出现在墓碑上,也是种安稳的幸福。

  一个人头脑清醒,目的明确,能收敛脾气,善于制造和把握机会,通常会比其他人要成才一些。

  他离开我我就心神不宁,一想到可能找不到他再见不到他甚至会全身发抖……连饭都咽不下就想着他好不好会不会出事有没有危险……

  我说为什么我不满足,即使他在我身边我也不满足,即使可以碰到他我也不满足……

  本以为只是要得到那么一个人,结果发现即使他在身边,他不欢喜,自己也笑不出来。

  若是当真恨自己怨自己,拿自己的心来千刀万剐也就罢了,好歹还是知道自己这颗心的。

  然而他不言不语,直当这颗心不存在一般。悠然自小哪受过半点委屈,逆他心意之人常常命不久长,可对眼前这男子,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若不爱你,我照样可以眼也不眨地折 磨你到死,哪至于现在这般万般小心换来这结果。

  男子曾经把他最残忍无情糜烂的一面呈现在自己面前,因此再温暖的温度也热不了曾经的寒冷。

  ——当你心中清楚,你的情人只是因为爱才从狼变成羊的时候,你会用怎样的心情与他相处?

  是坚信他心中一直会爱你,因此一直会是一只小羊;或是暗暗告诉自己,这样的温柔这样的顺从不过是一层名为爱情的皮作祟,若有一日这层皮没了,你会被这匹狼撕得粉碎,连点渣子都不留

  虽然我对你一厢情愿的牺牲深恶痛绝,但为了你的微笑,我会好好保护自己。若我的生命不能为你付出,那么我的生命属于西雷--那片你深爱并且拥有的大地。

  “纵使日后灾难种种,容恬一人来挡”他顿了顿,转头看着凤鸣,轻声道,“凤鸣,我不会让你后悔”

  “容恬纵使有朝一日成为十一国之主,心里仍有一个永远不会变的地方,天下苍生可以不知,只有凤鸣,不应该忘记这点。”

  “如果你在身边,我就是运筹帷幄,目光远大的容恬,”容恬叹道,“要是看不到你在眼前,我就只是凤鸣的容恬而已。”

  只要有一丝不辜负你的可能,即使傻瓜才会做的自杀行为,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做。

  他知道自己注定纠缠在战乱和阴谋的漫长一生中,能够遇见凤鸣是一种幸福,却不知道,会是这样幸福。

  “还不算。容虎说,王,都是世上最寂寞,最辛苦的人。因为他们的身后,永远没有别人可以依靠,只能做一个保护者,王者一旦失败,他所爱的人,所要保护的人,都会遭到覆灭之灾。所以,身为王者,不管伤得多重,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必须挺身站着,面对自己的敌人,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我也是王者,西雷鸣王。所以你不会寂寞,也不会独自辛苦。我虽然笨笨的,而且胆子小,很怕死,但我要依丞相的话去做,不断磨练,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鸣王。”

  这个人却在家里陪著可爱漂亮的男孩子,一起聊天,一起吃饭,甚至也许会留宿在他的家,睡在他的人的怀抱里,他就忍不住想要杀人的欲望。

  卫诃心痛的无以自制,甚至鼻尖都开始有些发酸,他坐在公交车的最後一排,双眼紧闭,却依然无法抑制湿润的液体慢慢渗出来。

  卫诃从来不屑哭泣这种行为,因为眼泪既不能让他不被抛弃,也不能在被毒打的时候求的施虐人的怜惜,甚至连填饱肚子都不能。

  可是卫诃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就算再怎麽早熟,归根结底,他也不过才是十几岁的少年而已。

  仿佛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结局,所有的愤怒和挣扎都消失不见,就像一只待宰的鸡一样,明知道离死亡越来越近,却连求生的意志都不再有了。

  他的世界,从小诃来到的那一天才有了阳光,小孩给了他新的人生,他短暂的幸福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小孩给的。

  而失去小诃,回到过去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看似偏离的轨道恢复到了正轨,其实等於又把他推回到了暗无天日的地狱中。

  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就算死,也不能让他的孩子知道,他信赖的父亲其实是个变态,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对他产生过那样邪恶的欲念,对他做过那麽恶心的事。

  他宁愿小孩带著一些美好的记忆离开,也不想让他在十几二十年後,想到生命中短暂的路人父亲,一脸厌恶斥责他的变态

  如果好好对待小孩,会相处的时间更长一些,最後的这段时间也可以是个美好的回忆吧。

  无数的悔恨让他心都滴血,拳头抵住胸口,韩予痛的几乎无法呼吸,眼前一片雾气,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了,正如同他今後的人生。

  “你知道吗?”卫诃慢慢抬起头,隐藏在长长刘海後面的双眼微微泛红,“我等这一天,等了十年。

  从被抱回来的那一天起,生命中第一个带给他阳光的人,他就下定决心将这个人留在自己的世界里。

  如果说在点头的时候韩予还有些犹豫,那麽此刻,就连最後的那点不安也烟消云散了。什麽年龄的差距,什麽世人的眼光,什麽道德的谴责,什麽普通人正常的生活,看似压在头顶上的无数座巨山,被面前青年微红的眼圈轻而易举的摧毁了。

  男孩的嘴唇被咬破了,男人沾染了鲜血的嘴角微微开启,一字一句,像个食人的恶魔:“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即便是下一刻我就要死了,我也会先杀了你,要你和我死在一块。”

  这世上,哪会有人这么爱一个人,爱到狠毒无情,爱到不顾生死,爱到他自己也说:“你快点爱上我吧,你爱上我我就不会这么变态了。”

  这是突如其来的火热爱恋,还是密谋已久,然后一步一步将他困在那人爱情里面的弥天陷阱。

  林琅在这场艳丽而奢靡的梦里头迷失了自己,他往地狱里迈了一步,却以为自己去了天堂。

  他只记得那一晚夜色温柔,那时他尚且不知道男人的心思,他对他说:“我会对你很好的。”

  也或许,只有这样极端疯狂的男人,才会有超出寻常男人的痴情和忠诚,一生一世深爱他。

  林琅在回头望的瞬间落下一滴泪来,泪珠光影交错,像极了他们苦涩又温暖的一生。禁锢之爱,强势男人的征服之旅。

  只不过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都会得到,无论使用什么手段,所以才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他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的权势和财力来获得满足,可是对于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想要放弃,却不甘心,想要强硬,心里又舍不得。身边的这个人,虽然很倔强,却有一颗很柔软的心,一点不曾被这尘世污染。他又怎么忍心亲手摧毁了他。

  这还是他两个月来,第一次梦到他。他从没有这么软弱而伤感,他恨透了男人硬生生闯进他生命里来。

  男孩翻过身去,面对着窗外。过了很久,他突然翻过身抱住男人的腰,说:“谢谢你,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说完这句话,他的眼泪好像不受控制一样滚滚落下来。男人声音沙哑,呢喃说:“林林,我再也不会像爱你一样爱上别人了。”

本文链接:http://ombrabar.com/faguangyanhuo/890.html